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镇江 > 企事业机关 > 正文

专访镇江市国际学校副校长周慰

发布日期:2017/12/25 2:04:11 浏览:3410

11月24日,镇江市国际学校、镇江市外国语学校副校长周慰做客中国教育在线“总编面对面”畅谈教育……镇江市外国语学校主持人:陈志文

中国教育在线总编辑、资深教育媒体人士。嘉宾:周慰

镇江市国际学校、镇江市外国语学校副校长。数字说话40万人

2012年出国留学人数估计将逼近40万人,其中公派留学16000人,自费出国留学人数大约38万人。增长30以上

留学低龄化继续扩大,18岁以下报考TOEFL的人数比2011年增长了30以上,赴香港参加SAT的考生比去年同期增长了约100,各地放弃高考出国留学的人数持续增加。2500亿元人民币

留学服务和培训市场持续扩大。据不完全统计,上述市场份额及带动的相关消费至少在2500亿元人民币以上。279人

新西兰移民局已经确认中国学生造假人数为279人,遣返了部分涉嫌造假学生。观点聚焦

12月16日,镇江市镇江市外国语学校、镇江市国际学校副校长周慰接受中国教育在线专访,他认为,国际化教育不是简单地理解为出国升学,出国升学只是走向国际的一个形式而已,真正的国际教育是确确实实要接受来自于世界上最先进的教育的理念,国际教育最终要落实在人的发展上…

弃考留学的理由有很多,但最根本的理由是国外更好的教育吸引了中国家长和学生。周校长说:“中国高考的模式曾经在社会发展中起到了积极作用,但发展到现在,一考定终身的高考制度已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国外的大学不是考试制而是申请制,优秀的孩子想要上顶尖的学校,除了提供…

周校长表示,中国现有的评价机制只能说明高学历者曾经是高考的高分获得者,但高考的高分获得者,不一定就是人才。他说,我们国家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诚信体系,如果实行高校的完全自主招生可能会招致新的教育不公平、腐败等问题产生。“所以要想深层次地改变教育现状…

“十八大”提出“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12月16日,镇江市镇江市外国语学校、镇江市国际学校副校长周慰接受中国教育在线专访,他认为,没有最好的教育,也没有更好的教育,所谓最好的、更好的,就是适合自己孩子发展的教育。周慰表示,所谓教育的公平,既有基础的公平,即国家投办公办教育…

周慰表示,很多“国际部”“国际班”的出发点是要让孩子顺利地走出国门,于是遵循国外学校选拔人的机制,需要去考雅思托福等,这有一点像国内的学校,为了升学让孩子们高考。但是作为一个教育工作者,无论孩子出国发展还是在国内发展,在中学阶段必需要给孩子终身发展的能力…精彩语录

-镇江市国际学校副校长周慰

-镇江市国际学校副校长周慰

-镇江市国际学校副校长周慰

-镇江市国际学校副校长周慰

-镇江市国际学校副校长周慰

主持人:现在很多人都在骂教育,不知您是怎么看的。

周慰:人们在表达自己的观点和诉求的过程当中,可能言词过激,就形成了所谓的骂,还有一部分,这么多年下来,很多行政领导或者高位上的人群,不太适应你说什么,一说就感觉在骂他,这是观念的东西,文化的东西。

主持人:实际没有什么,我们翻开美国的报纸,他们也在天天骂奥巴马,也在骂美国的教育,其实这个社会也是在不断地批判,然后修正、前进。

周慰:对,我非常同意你的观点,所以你看骂人大附中,这都很正常,现在应当视为一个常态,我们现在中央新的领导人上来以后,也很平常的,方方面面也会接触于来自不同的声音,或者一些诉求,这个很常见的。

主持人:批判很正常,问题是我们区别批判的出发点是正常的还是非正常的,的确有人在利用这种或者说泼脏水,有目的的,这是我们必须坚决反对的,说到这儿,我一直有一种观点,我觉得中国现在有一种妖魔化教育的现象,对教育一说就特别容易放大,非常容易放大,动辄把教育问题归到校长、归到老师,其实它本身有我们的社会问题,并不仅仅是教育问题,但是我们会把它说成是学校有问题。

周慰:我是这样想,因为教育是民生中很重要的一块,随着时代的进步,经济的发展,老百姓对教育的诉求,已经从单一化趋向于多元化,诉求也比较高,教育还跟不上目前时代的发展,因而就可能会引来很多的非议,在非议的过程当中,我觉得,刚才你讲的也是对的,有一些人可能会放大,放大他们所看到的问题。但是作为教育行政工作者也好,或者在教育一线的校长、老师也好,也应当很冷静地、理智地分析来自于不同的声音,即使骂得过火一点,只要我们问心无愧,对骂的问题我们去研究、我们去分析它,对诉求问题的形式-“骂”我们不应当过于敏感,这是我的观念。

主持人:我不怕什么,但是我还是坚决反对有的对教育纯粹的诬蔑,就是一种无中生有。

周慰:您骂教育也好,说三道四也好,一定要有事实的基础,我们允许不同的人,因为他的经历不同,他思考的角度不同,因而他对同一个问题,可能有不同的看法,这是对的。但是你说诬蔑、造谣、夸张,或者无中生有,那就是另外一件事情了,这个就已经不是在骂了,那就是恶意攻击,那就不在我们所谓打引号的“骂”教育的话题中了。

主持人:我问一个与时俱进的话题,时髦的话题,十八大结束以后,新一届领导班子出来见记者,我不知道您有没有看过?我印象特别深,我们习总书记说的第一句话,他们在讲施政目标、愿景,第一条都是更好的教育,您怎么理解更好的教育?

周慰:所谓更好的教育,我怎么讲呢?满足人民群众需求的教育,十七大报告里面提出,是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但是十八大加了两个字,就是继续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十八大跟十七大在这个问题上的叙述,我认为是经过慎重思考,当然教育是为人民服务的,教育更是为国家服务的,十八大把教育的根本立足于两条,一个就是叫做民族振兴,一个就是叫做社会进步,是基石。老百姓现在需求的教育究竟有哪些类?这是需要认真思考的问题。当然老百姓最希望的是一个好的学校,上一个好的学校,孩子能长一些比较好的本领,问题的焦点在我们国家,因为人口太多,高等教育也好,包括好的中学教育也好,它是属于一种稀缺资源。中国700多所本二以上的大学,却要满足全国13亿人口的需求,而在美国,相当于我们本二以上的大学,他们叫做四年制本科大学却有2400多所,2400多所大学却只要满足美国3亿人的需求。第二个数据,每年参加高考的人数,全国是一千多万,一千万里面,真正上到本科以上的孩子在300多万。

主持人:大概是,我们今年招685万人,我们本专科比例在4:6。

周慰:对,300万人左右,本一以上的学校能招到的人是一百万人。

主持人:比这个多,我们211大概已经接近,已经到了70多万,大概150到170左右。

周慰:对,这种对老百姓的需求实际上是因为我们的优质教育资源比较少,满足不了众多老百姓的需求,从而引起了老百姓对教育很多的不满意。再加上社会竞争的压力,财富分配,可能是和孩子的教育背景是相关联的,你是来自于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你未来就有可能找到比较好的工作,收入比较高,你是一般大学毕业的孩子,就有可能找不到那种收入比较高的职业。所以财富分配的问题也制约着很多孩子的发展,家长都希望孩子进入到名校。所以一个是本科生,我们国家1千多万高考生里面,只有600多万人能够进入到大学,只有300万上本二的,本一的只有100多万,这种教育资源远远不能满足老百姓的需求,所以引起了老百姓对教育的不满意,这也是重要的原因之一。

主持人:我有一点不同的看法,因为中国老百姓,中国家长有一个特点,在给孩子选择教育的时候,只选最好的,并不是选最适合的、最合适的,最恰当的。

周慰:我刚才讲了,我认为没有最好的教育。

主持人:更好的教育。

周慰:没有最好的教育,也没有更好的教育,所谓最好的、更好的,就是刚才你说的,适合自己孩子发展的教育是最好,适合自己孩子发展的学校,应该是这个孩子定位的最好的学校。但是现在我们讲了,实际上还是一个经济发展过程当中,我认为深层次影响家长对一个学校判断能力的原因,还是一个财富分配的问题。

主持人:也是社会评价人才的原因。

周慰:财富分配的问题,就是社会对人的评价问题,您也在公司,公司都希望高端的人才,你对高端人才是怎么定义的呢?那就是名牌学校的学生,非名牌学校的学生也想到你这个网络中心来,参加一个比较好的工作,但他没有机会。因此左右影响了家长对孩子未来发展的,是跟社会密切相关的,社会在发展,在进步,它也需要各种人才,这个公司不可能对所有的人都开放,因此我讲教育的发展跟社会的发展是紧密相关联的,因此要想改变家长对孩子未来教育的选择,说是适合你的教育的发展是最好的教育,这是很难改变的。

主持人:如果说不要学历限制,可能是一个导向。

周慰:单位在招聘人才时,对人才没有学历的限制也是不现实的。问题是,高学历者就一定是人才吗?现有的评价机制,只能说明高学历者曾经是高考的高分获得者,但高考的高分获得者,就一定是人才吗?对这个问题有没有研究过呢?

主持人:那如果实行高校的完全自主招生,可能会形成新的不公平,出现腐败等现象。

周慰:我倒是觉得,我们现在谈大学,大学对学生如果没有一个选拔,是不现实的。大学如果实行完全的自主化招生,会带来一些如你所说的新的问题,我们的国家还没有一个完整的诚信体系,所以诚信的缺失,或者是腐败等等,这是有可能发生的。所以要想深层次地改变教育的一个现象,原因真的是很多很多,但是有一点,在我们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在我们能做的,我们教育工作者能做的范围内,比如我们办学的角度,我们应当培养怎样的人的角度,是不是一定要通过现在的高考形式来对一个学生进行终极评价等等,这一些我们能改变的,我们能做的,我们一定要去努力地改变,这样可能会慢慢影响整个教育,从而影响整个社会。

主持人:实际我理解更好的教育是这样,我认为更好的教育分两个层次,一个首先是政府保证基本,尽量去把它基础层面保障,这是一个保障基本。第二个可以选择,虽然现在对择校争议非常大,什么叫更好的?就是老百姓有选择权,这种选择,我们国家因为种种原因,并不完善,比如说美国是很明显的,政府做公办学校做的是基本面,公办学校里面也有天才班,也有选择,你有本事去考,像纽约就把这种比较著名的高中就这样尝试考,更进一步地选择私立学校,贵族学校,最好的中小学都是贵族学校,就把这个拉开了,我们因为各种原因,我们并不完善。所以我反倒觉得,比如说你们办的有一个国际学校,这就是一种,给他选择。

周慰:我很同意你的观点,所谓教育的公平,既有这种基础的公平,或者说是因为国家投入了公办教育,要满足更多人需求的公平,也要给一些有想法的,想要选择自己孩子发展的,符合他需要的学校,有选择权,这是必须要有的。你对一个人的公平,你应当要满足他的各种需求,选择就是满足他的各种需求,但是现在在中国,应当讲我们的教育,中学教育系统里面,两类,一类就是公办,一类就是民办,公办可能给孩子的选择权会少一点,就像你讲的美国的教育,美国的公办教育,给孩子的选择是比较少的,也是满足纳税人的居住地,这个学校居住地周围纳税人的需求,你有特殊的需求,你到那个私立学校去,中国也应该过渡到这个现状,但是中国民办教育生存的条件不是很好,国家虽然对民办教育也很重视

[1] [2] [3] [4] [5]  下一页

最新企事业机关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