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镇江 > 镇江旅游 > 正文

寻找华山村的抗战记忆

发布日期:2016/3/1 0:39:43 浏览:3029

姚桥华山村

姚桥华山村

姚桥华山村

姚桥华山村

中国江苏网6月24日讯寻常巷陌,古老民宅,新区姚桥镇华山村至今仍留存着不少鲜活的抗日故事和历史遗迹。它们静默在无声的荒草中。华山村的“活地图”解小祥,带领记者穿行在华山村的老屋之间,寻找那些快要丢失的记忆。

当年,鬼子刺刀架在娘脖颈上

关于解小祥,很多人知道他是位业余文保员。很少有人知道的是,他的父亲就是位抗日战士。前天,特别擅长讲故事的解小祥,讲起了父亲从事地下工作的故事。

解小祥今年78岁,1938年的时候,他只有1岁。故事是伯父后来讲给解小祥听的。当时,解小祥一家住在葛村。一天,日本鬼子进村了,他们准备抓解小祥的父亲解建坤带路,挨家挨户逼迫群众交粮。解建坤是保长,也是个“两面派保长”。他当保长经过管文蔚领导的丹阳抗日自卫总团同意,经常征集粮草并搜集情报提供给新四军。鬼子冲进他们家时,解小祥的母亲正抱着出生不久的解小祥。

“当时,鬼子的刺刀就架在我母亲的脖颈上,要我娘说出父亲的下落,嘴里还‘死啦、死啦的’。”说起这一切时,解小祥有些激动,举起双手给记者比划着。

“那时,幸亏我伯父也在家,他见过大世面,北伐战争中做过营长,后来眼睛给炮弹弄瞎了,但他知道屋里发生的一切。当时伯父非常冷静,他向鬼子兵喊道:‘不能杀,不能杀,有娃呢!’日本兵看看这个架势,盯着这位瞎了眼的老人,再看看母亲手里抱着的娃,终于悻悻地掉头走了。”

就这样,“娘的命和我的命,才保住了。你想想,如果当时日本兵把我娘杀了,我肯定也活不成了。”解小祥说。

抗战胜利后,解建坤继续参加革命工作,不幸于1948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新中国成立后,解建坤被评为革命烈士。

青皮石上,累累弹痕铭刻日军疯狂

这次寻访华山村的抗日故事,解小祥带着记者走街穿巷,寻访老人。

“杨正荣家好像有块青皮石,我听他说起过一次,就在他家的院子里,上面有日本兵机枪弹痕。”解小祥一边带着记者在村里转悠,一边想着能带记者到哪家去看看。

杨正荣家在华山村“举人门”附近,华山村390号。看到有记者来找石头,杨正荣很兴奋,将记者带到了后院。可是记者四下里一张望,哪有青皮石的影子呢?

杨正荣看大家都在疑惑,从家里拿了把铁锹,在后门口的地下挖了起来。杨正荣边挖边解释,他害怕有人打这块青皮石的主意,将这块原来举人门天井中的青皮石,移到了家中后院门口,就埋在后门门铛下面。几铲子下去一挖,青皮石很快就露出来了。

“你看看,这些都是日本兵机枪留下的弹痕。”杨正荣指着青皮石上一个个小洼塘说。记者凑近一看,果然,青皮石上不仅有一个个小洼塘,还有不少枪弹的划痕。杨正荣今年76岁了,他听老人们说过,当时日本兵用机枪扫射,子弹击中了天井中的这块大青皮石。

解小祥说,可能是因为这里离山北县抗日民主政府所在地(旧址)很近,日本兵才会来到这里搜查的吧。

日本兵作孽!三进大宅只剩一墙

至今,华山村仍保留有不少日本兵当年焚毁房屋的遗迹。断壁残垣至今仍在诉说着一部悲壮的抗战史。

记者走在华山村古老的龙脊街,这条街南北长约500米,据说这是一条始建于南朝的千年古街。解小祥介绍,龙脊街的北侧入口处就是张王庙的劵门,而张王庙就是一处典型的抗日遗迹。

到了张王庙,就看到了华山村的“村宝”千年银杏树。传说中,张王庙是为了祭奠夏禹手下大将张勃在华山治水殉职而兴建的,规模宏大,为东乡第一大庙,香火曾盛极一时。记者环顾四周,所能看到的只有庙宇数间,残壁几段。

解小祥说,他早年听比他大20岁的离休干部王冰介绍,1937年12月镇江沦陷后,张王庙是被驻扎在丹阳埤城的日寇久保田部队焚毁的。当时,日寇在枪杀了8个当地居民后,一把火点着了偌大的张王庙。大火烧了三天三夜,连十里外的姚家桥都能看到。

看过张王庙,解小祥又带记者去看“举人门”:“这是杨元盛中举人发迹后在家乡建造的,现在,只保留着原先前一进房子的后檐墙,而其他两进房屋已经被日本鬼子烧掉,否则还要壮观。”

从“举人门”后檐墙上依稀可见当年的辉煌:砖雕墙采用多层次圆雕、浮雕和镂空雕等雕刻手法,雕着“双凤朝阳”“二龙戏珠”“喜鹊登枝”“鲤鱼跳龙门”等喜庆吉祥图案,并饰以人物、花卉、鸟兽等古朴造型,具有典型的明、清江南民居砖雕特色。

“都是日本兵作的孽啊!如今三进大宅只留下一墙可观。”解小祥恨恨地说。

相关链接

华山村是当年镇江抗日基地之一

华山村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是随着新四军“弯弓射日到江南”后,逐步建立的。1938年夏,新四军一支队指战员在陈毅、粟裕等率领下,来到江南,发动群众抗日,建立革命根据地。至1940年10月,中共镇江县委和镇江县抗日民主政府相继成立。

华山村有座老当铺,为山北县抗日民主政府旧址。据史料记载,1940年10月建立的中共镇江县委隶属中共京沪路北特委,辖区范围为镇江以东,含丹阳、武进一部分,包括今天的大港、大路、姚桥等乡镇大部分地区,及辛丰、三山一部分。1941年3月,中共镇江县委改为中共山北县委,丹徒地区有一、二、三、四、五、六区,第二年1月改圌山、王郑、越东和新华区,华山村先后属五区和新华区。

当时山北县与山南县以马迹山、白龙寺、嘉山一线为界,南面为山南县(相当于今天的丹阳市),北面为山北县,划分为六个区。1941年5月,山北县县委书记为汪云龙,县长陈云阁。赵文豹时任山南县长,约1942年调任山北县县长。1942年2月,山北县委在新华区开办党训班,由于当时形势紧张,党训班须每天转移。1945年6月中共山北县委又更名中共镇江县委,隶属于苏中五地委,下辖区委不变,有党支部160多个,党员800多名。

据抗战时期参加地下工作的老党员、离休干部杨际潢介绍,华山村第一任党支部书记是冷增昌。他当时在华山小学当校长,但和冷增昌不是一个支部,而属于丹阳后巷的文教支部。他白天按汪伪政府提供的教材给孩子们授课,晚上则以新四军编写的教材为村民扫盲。现在这套抗战教材在茅山新四军抗战纪念馆仍然可以看到,是冷成林烈士的遗孤冷百生捐献的。文/图全媒体记者竺捷

姚桥华山村

姚桥华山村

姚桥华山村

姚桥华山村

中国江苏网6月24日讯寻常巷陌,古老民宅,新区姚桥镇华山村至今仍留存着不少鲜活的抗日故事和历史遗迹。它们静默在无声的荒草中。华山村的“活地图”解小祥,带领记者穿行在华山村的老屋之间,寻找那些快要丢失的记忆。

当年,鬼子刺刀架在娘脖颈上

关于解小祥,很多人知道他是位业余文保员。很少有人知道的是,他的父亲就是位抗日战士。前天,特别擅长讲故事的解小祥,讲起了父亲从事地下工作的故事。

解小祥今年78岁,1938年的时候,他只有1岁。故事是伯父后来讲给解小祥听的。当时,解小祥一家住在葛村。一天,日本鬼子进村了,他们准备抓解小祥的父亲解建坤带路,挨家挨户逼迫群众交粮。解建坤是保长,也是个“两面派保长”。他当保长经过管文蔚领导的丹阳抗日自卫总团同意,经常征集粮草并搜集情报提供给新四军。鬼子冲进他们家时,解小祥的母亲正抱着出生不久的解小祥。

“当时,鬼子的刺刀就架在我母亲的脖颈上,要我娘说出父亲的下落,嘴里还‘死啦、死啦的’。”说起这一切时,解小祥有些激动,举起双手给记者比划着。

“那时,幸亏我伯父也在家,他见过大世面,北伐战争中做过营长,后来眼睛给炮弹弄瞎了,但他知道屋里发生的一切。当时伯父非常冷静,他向鬼子兵喊道:‘不能杀,不能杀,有娃呢!’日本兵看看这个架势,盯着这位瞎了眼的老人,再看看母亲手里抱着的娃,终于悻悻地掉头走了。”

就这样,“娘的命和我的命,才保住了。你想想,如果当时日本兵把我娘杀了,我肯定也活不成了。”解小祥说。

抗战胜利后,解建坤继续参加革命工作,不幸于1948年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新中国成立后,解建坤被评为革命烈士。

青皮石上,累累弹痕铭刻日军疯狂

这次寻访华山村的抗日故事,解小祥带着记者走街穿巷,寻访老人。

“杨正荣家好像有块青皮石,我听他说起过一次,就在他家的院子里,上面有日本兵机枪弹痕。”解小祥一边带着记者在村里转悠,一边想着能带记者到哪家去看看。

杨正荣家在华山村“举人门”附近,华山村390号。看到有记者来找石头,杨正荣很兴奋,将记者带到了后院。可是记者四下里一张望,哪有青皮石的影子呢?

杨正荣看大家都在疑惑,从家里拿了把铁锹,在后门口的地下挖了起来。杨正荣边挖边解释,他害怕有人打这块青皮石的主意,将这块原来举人门天井中的青皮石,移到了家中后院门口,就埋在后门门铛下面。几铲子下去一挖,青皮石很快就露出来了。

“你看看,这些都是日本兵机枪留下的弹痕。”杨正荣指着青皮石上一个个小洼塘说。记者凑近一看,果然,青皮石上不仅有一个个小洼塘,还有不少枪弹的划痕。杨正荣今年76岁了,他听老人们说过,当时日本兵用机枪扫射,子弹击中了天井中的这块大青皮石。

解小祥说,可能是因为这里离山北县抗日民主政府所在地(旧址)很近,日本兵才会来到这里

[1] [2]  下一页

最新镇江旅游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