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镇江 > 镇江旅游 > 正文

卷四百八十四列传二百七十一文苑一

发布日期:2016/4/25 0:53:05 浏览:5464

魏禧(兄际瑞弟礼礼子世效世俨李腾蛟邱维屏曾灿林时益梁份)侯方域(王猷定陈宏绪徐士溥欧阳斌元)申涵光(张盖殷岳)吴嘉纪(徐波)钱谦益(龚鼎孳)吴伟业(曹溶)宋琬(严沆)施闰章(高咏邓汉仪)王士禄(弟士祜田雯曹贞吉颜光敏王苹张笃庆徐夜)陈恭尹(屈大均梁佩兰程可则方殿元吴文炜王隼)冯班(宗元鼎刘体仁吴殳)胡承诺(贺贻孙唐甄)阿什垣(刘淇金德纯傅泽洪)汪琬计东(吴兆骞顾我锜)彭孙遹朱彝尊(李良年謤吉璁)尤侗(秦松龄曹禾李泰来)陈维崧(吴绮徐釚)潘耒(倪灿严绳孙)徐嘉炎(方象瑛)万斯同(钱名世)刘献廷邵远平(吴任臣周春陈鳣)乔莱(汪楫汪懋麟)陆葇(兄子奎勋)庞垲(边连宝)陆圻(丁澎柴绍炳毛先舒孙治张丹吴百朋沈谦虞黄昊)孙枝蔚(李念慈)丁炜(林侗林佶黄任郑方坤)黄与坚(王昊顾湄)吴雯(陶季)梅清(梅庚)冯景(邵长蘅)姜宸英(严虞惇黄虞稷)性德(顾贞观项鸿祚蒋春霖)文昭(蕴端博尔都永忠书诚永諲裕瑞)赵执信(叶燮冯廷櫆)黄仪(郑元庆)查慎行(弟嗣瑮查升)史申义(周起渭张元臣潘淳)顾陈垿何焯(陈景云景云子黄中)戴名世

清代学术,超汉越宋。论者至欲特立“清学”之名,而文学并重,亦足於汉、唐、宋、明以外别树一宗,呜呼盛已!明末文衰甚矣!清运既兴,文气亦随之而一振。谦益归命,以诗文雄於时,足负起衰之责;而魏、侯、申、吴,山林遗逸,隐与推移,亦开风气之先。康、乾盛治,文教大昌。圣主贤臣,莫不以提倡文化为己任。师儒崛起,尤盛一时。自王、朱以及方、惲,各擅其胜。文运盛衰,实通世运。此当举其全体,若必执一人一地言之,转失之隘,岂定论哉?道、咸多故,文体日变。龚、魏之徒,乘时立说。同治中兴,文风又起。曾国藩立言有体,济以德功,实集其大成。光、宣以后,支离庞杂,不足言文久矣。兹为文苑传,但取诗文有各能自成家者,汇为一编,以著有清一代文学之盛。派别异同,皆置勿论。其已见大臣及儒林各传者,则不复著焉。

魏禧,字冰叔,宁都人。父兆凤,诸生。明亡,号哭不食,翦发为头陀,隐居翠微峰。是冬,筮离之乾,遂名其堂为易堂。旋卒。

禧儿时嗜古,论史斩斩见识议。年十一,补县学生。与兄际瑞、弟礼,及南昌彭士望、林时益,同邑李腾蛟、邱维屏、彭任、曾灿等九人为易堂学。皆躬耕自食,切劘读书,“三魏”之名遍海内。禧束身砥行,才学尤高。门前有池,颜其居曰勺庭,学者称勺庭先生。为人形幹修颀,目光射人。少善病,参术不去口。性仁厚,宽以接物,不记人过。与人以诚,虽见欺,怡如也。然多奇气,论事每纵横排奡,倒注不穷。事会盘错,指画灼有经纬。思患豫防,见几於蚤,悬策而后验者十尝八九。流贼起,承平久,人不知兵,且谓寇远猝难及。禧独忧之,移家山中。山距城四十里,四面削起百馀丈。中径坼,自山根至顶若斧劈然。缘坼凿磴道梯而登,因置闸为守望。士友稍稍依之。后数年,宁都被寇,翠微峰独完。喜读史,尤好左氏传及苏洵文。其为文凌厉雄杰。遇忠孝节烈事,则益感激,摹画淋漓。

年四十,乃出游。於苏州交徐枋、金俊明,杭州交汪沨,乍浦交李天植,常熟交顾祖禹,常州交惲日初、杨瑀,方外交药地、槁木,皆遗民也。当是时,南丰谢文洊讲学程山,星子宋之盛讲学髻山,弟子著录者皆数十百人,与易堂相应和。易堂独以古人实学为归,而风气之振,由禧为之领袖。僧无可尝至山中,叹曰:“易堂真气,天下无两矣!”无可,明检讨方以智也。友人亡,其孤不能自存,禧抚教安业之。凡戚友有难进之言,或处人骨肉间,禧批郤导窾,一言辄解其纷。或讶之,禧曰:“吾每遇难言事,必积诚累时,待其精神与相贯注,夫然后言。”康熙十八年,诏举博学鸿儒,禧以疾辞。有司催就道,不得已,舁疾至南昌就医。巡抚舁验之,禧蒙被卧称疾笃,乃放归。后二年卒,年五十七。妻谢氏,绝食殉。著有文集二十二卷、日录三卷、诗八卷、左传经世十卷。

际瑞,原名祥,字善伯,禧兄。明亡后,禧、礼并谢诸生。际瑞叹曰:“吾为长子,祖宗祠墓,父母尸饔,将谁责乎?”遂出就试。顺治十七年岁贡生。宁都民乱,赣军进讨,索饷於山砦。际瑞身冒险阻,往来任其事,屡濒於死。际瑞重信义,翠微峰诸隐者暨族戚倚际瑞为安危者三十馀年。康熙十六年,滇将韩大任踞赣,当事议抚之。大任曰:“非魏际瑞至,吾不信也!”时际瑞馆总镇哲尔肯所,遂遣之。家人泣劝毋往,际瑞曰:“此乡邦宗族所关也,吾不行,恐祸及。行而无成,吾自当之。”遂往。甫入营。官兵遽从东路急攻。大任疑卖己,因拘留之。大任变计走降闽,际瑞遂遇害,年五十八。子世杰殉焉。际瑞笃治古文,喜漆园、太史公书。著有文集十卷、五杂俎五卷。

礼,字和公,禧弟。少鲁钝,受业於禧。禧尝笞詈之,礼弗憾,曰:“兄固爱弟也!”禧喜过望。方九岁,父将析产,持一田券踌躇曰:“与祥,则礼损矣。奈何?”礼適在旁,应声曰:“任损我,毋损伯兄。”父笑曰:“是固鲁钝者耶?”礼寡言,急然诺,喜任难事,以郁郁不得志,乃益事远游。所至必交其贤豪,物色穷岩遗佚之士。年五十,倦游返,於翠微左幹之巅构屋五楹。是时伯叔踵逝,石阁、勺庭久虚无人。诸子各散处,不复居易堂。礼独身率妻子居十七年,未他徙。卒,年六十六。著有诗文集十六卷。子世效、世俨。

世效,字昭士。生二十馀月,母口授九歌,辄能成诵。稍长,从仲父禧读。性狷急,勇於任事。禧尝谓其文一如其人,锋锐所及,往往有没羽之力。以多病不应试。遍游燕、楚、吴、越,一至岭南。適王士祯使粤,见所作,原折节与交。著有耕庑文稿十卷。

世俨,字敬士。善病如其兄,然不废翰墨。与世杰、世效时称“小三魏”。著有为谷文稿八卷。

李腾蛟,字咸斋,亦宁都人。诸生。於易堂中年最长,诸子皆兄事之,严敬无敢斁。后居三巘峰,以经学教授。著周易賸言。年六十,卒。

邱维屏,字邦士,宁都人,三魏姊壻也。明诸生。为人高简率穆。读书多玄悟,禧尝从之学。晚为历数、易学及泰西算法。僧无可与布算,退语人曰:“此神人也!”彭士望与维屏交三十馀年,未尝见其毁一人。然维屏独推服禧,尝贻禧书曰:“拒谏饰非者大恶也,不拒谏而尝自拒谏,不饰非而尝自饰非,尤恶之恶也。足下敢於自信,自处有故,而持之以坚,拒谏饰非,盖有如此者!”禧得之痛服。维屏教授弟子,手批口讲,日夜不辍业。康熙十八年,卒,年六十六。垂殁,示子曰:“食有菜饭,穿可补衣,无谲戾行,堪句读师。”士望服其言。著有周易剿说十二卷、松下集十二卷、邦士文集十八卷。

曾灿,字青藜,亦宁都人,给事中应遴仲子。岁乙酉,杨廷麟竭力保南赣。应遴以闽峤山泽间有众十万,命灿往抚之。既行,而应遴病卒,赣亦破,乃解散。寻祝发为僧,游闽、浙、两广间。大母及母念灿成疾,乃归宁都。以大母命受室,筑六松草堂,躬耕不出者数年。后侨居吴下二十馀年,客游燕市以卒。著有六松草堂文集、西崦草堂诗集。

林时益,本明宗室,名议叙,字确斋,南昌人。与彭士望同里。两人谋居。士望与魏禧一见定交,极言金精诸山可为岭北耕种处,乃携家偕士望往。侨居十馀年,与魏氏昆弟相讲习。康熙七年,诏明故宗室子孙众多,窜伏山林者还田庐,复姓氏。时益久客宁都,弗乐归。卜居冠石,结庐佣田,非其力不食。冠石宜茶,时益以意制之,香味拟阳羡,所谓林茶者也。晚好禅悦。著有冠石诗集五卷、确斋文集。

梁份,字质人,南丰人。少从彭士望、魏禧游,讲经世之学。工古文辞。尝只身游万里,西尽武威、张掖,南极黔、滇,遍历燕、赵、秦、晋、齐、魏之墟,览山川形势,访古今成败得失,遐荒轶事,一发之於文。方苞、王源皆重之。其论山海关,谓:“关自明洪武间始设,隋置临榆於西,唐为榆关。东北古长城,燕、秦所筑,距关远,皆不足轻重。金之伐辽,自取迁民始。李自成席卷神京,败石河而失之。天之废兴,人之成败,而决於山海一隅。荒榛千百年之上,偏重於三百年间。天下定则山海安,山海困则天下举困,其安危之重如此。”生平以未游山海为憾。为人朴挚强毅,守穷约至老不少挫。卒,年八十九。著有怀葛堂文集十五卷、西陲今略八卷。

侯方域,字朝宗,商丘人。父恂,明户部尚书;季父恪,官祭酒:皆以东林忤阉党。

方域师倪元璐。性豪迈不羁,为文有奇气。时太仓张溥主盟复社,青浦陈子龙主盟几社,咸推重方域,海内名士争与之交。方恂之督师援汴也,方域进曰:“大人受诏讨贼,庙堂议论多牵制。今宜破文法,取赐剑诛一甲科守令之不应徵办者,而晋帅许定国师噪,亟斩以徇。如此则威立,军事办,然后渡河收中原土寨团结之众,以合左良玉於襄阳,约陕督孙传庭犄角并进,则汴围不救自解。”恂叱其跋扈,不用,趣遣之归。

方域既负才无所试,一放意声伎,流连秦淮间。阉党阮大铖时亦屏居金陵,谋复用。诸名士共檄大铖罪,作留都防乱揭,宜兴陈贞慧、贵池吴应箕二人主之。大铖知方域与二人善,私念因侯生以交於二人,事当已,乃嘱其客来结驩。方域觉之,卒谢客,大铖恨次骨。已而骤柄用,将尽杀党人,捕贞慧下狱。方域夜走依镇帅高杰,得免。顺治八年,出应乡试,中式副榜。十一年,卒,年三十七。

方域健於文,与魏禧、汪琬齐名,号“国初三家”。有壮悔堂集。

同时江西以文名者,南昌王猷定,新建陈宏绪、徐士溥、欧阳斌元。

猷定,字于一。选拔贡生。父时熙,进士,官太仆卿,名在东林。猷定好奇,有辩口,文亦如之。著四照堂集。

宏绪,字士业。父道亨,进士,官兵部尚书。疏救杨涟,罢归。藏书万卷。宏绪不仕,辑宋遗民录以见志,有石庄集。

士溥,字巨源。父良彦,进士。忤崔、魏削籍,戍清浪。溧阳陈名夏闻士溥善古文,手书招之,拒不纳。有榆溪集。

斌元,字宪万。尝为南司马吕大器草奏劾马士英二十四大罪,又佐史可法幕府。有文集十二卷。

申涵光,字孚孟,号凫盟,永年人,明太仆寺丞佳胤子。年十五,补诸生。文名藉藉,顾不屑为举子业。日与诸同志论文立社,载酒豪游为乐。万历六年乱起,议城守,出家赀四百金、钱二十万犒士。甲申,奉母避乱西山,诛茅广羊绝顶。与钜鹿杨思圣,鸡泽殷岳、殷渊,定患难交。京师破,佳胤殉国难,涵光痛绝复苏。因渡江而南,谒陈子龙、夏允彝、徐石麟诸名宿,为父志、传。归里,事亲课弟,足迹绝城市。日与殷岳及同里张盖相往来酬和,人号为“广平三君”。

清初,诏访明死难诸臣。柏乡魏裔介上褎忠疏,列佳胤名,格於部议。涵光徒跣赴京师,踔泥水中,几濒於死。麻衣绖带,号哭东华道上,观者皆饮泣。裔介再疏争之,卒与祀恤如例。一时士大夫高其行,皆倾心纳交,宴游赠答无虚日。

涵光为诗,吞吐众流,纳之炉治。一以少陵为宗,而出入於高、岑、王、孟诸家。尝谓:“诗以道性情,性情之真者,可以格帝天,泣神鬼。若专事附会,寸寸而效之,则啼笑皆伪,不能动一人矣。”尚书王士祯称涵光开河朔诗派。学士熊伯龙谓今世诗人吾甘为之下者,凫盟一人而已。

尝谒孙奇逢,执弟子礼。奇逢恨得之晚,以圣贤相敦勉。自是始闻天人性命之旨,究心理学,不复为诗。顺治十七年,诏郡县举孝行,有司以涵光应,力辞之。再举隐逸之士,坚辞不就。尝自悔为名累,谢绝交游。晚年取诸儒语录昕夕研究。作性习图、义利说及荆园小语、进语诸书。尝曰:“主静不如主敬,敬,自静也。朱、陆同適於道,朱由大路,虽迟而稳;陆由便径,似捷而危:在人自择耳。”奇逢谓其苦心积虑,阅历深而动忍熟。裔介则赞之曰:“年少文坛,老来理路,圣贤之所谓博文而约礼也。”其推重如此。康熙十六年,卒,年五十九。

涵光又解琴理。书法颜鲁公,尤工汉隶。间作山水木石,落落有雅致。著有聪山诗集八卷,文集四卷,说杜一卷。

盖,字覆舆。明亡后,谢诸生,悲吟侘傺,遂成狂疾。尝游齐、晋、楚、豫间,归自闭土室中,虽妻子不得见。唯涵光、岳至则延入,谈甚洽。其诗哀愤过情,恒自毁其稿。卒后,涵光为刊遗诗,曰柿叶集。

岳,字宗山,鸡泽人。举人。京师陷,入西山,与其弟渊谋举义。事泄,渊被害,岳匿涵光家得免。其为诗自魏、晋以下屏不观,尤不喜律诗,所作唯古体,莽莽然肖其为人。有留耕堂集。

吴嘉纪,字宾贤,泰州人。布衣。家安丰盐场之东淘。地滨海,无交游。自名所居

[1] [2] [3] [4] [5] [6]  下一页

最新镇江旅游
  • 满眼风光多景楼06-11

    多景楼“连山如画,佳处,缥渺著危楼”,随着南宋诗人陆游的这首短短十一个字的《水调歌头多景楼》一词的流传,中华名楼——多景楼得以扬名天下。多景楼坐落于具有“城市山……

  • 250多件米芾杯获奖优秀书法篆刻作品在镇江市美术馆展06-06

    来源时间为:2023-10-01作为“2023米芾杯国际青少年书法大会”的重要组成部分,双节期间,“第六届米芾杯国际青少年书……

  • 《四库全书》只抄了七部,为何两部在江苏06-06

    6月1日至2日,习近平总书记专程到中国国家版本馆和中国历史研究院考察调研、出席文化传承发展座谈会并发表重要讲话。在中国国家版本馆,总书记指出,国家版本馆的主要任……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